追蹤
Silent Night‧The Rose ╳× 靜夜‧薔薇 ×╳
關於部落格
如果心能說話,那就是咒語的言~
  • 43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深夜‧長吻 (中)

『亞連?』耳邊傳來的憂慮呼喚,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發出的聲音......嗯?是神田,神田他在叫我,要趕快

回應他才行,快呀……正當亞連好不容易用意志力讓自己清醒,腦海中的痛苦回憶卻仍無法散去時,無意間

的抬頭卻對上神田充滿關心的眼神,亞連的心臟不禁狂跳了ㄧ拍。『你還好吧?是不是又想起剛才的事了?

』神田問著亞連,疼愛般輕揉亞連雪白色的頭髮。『嗯……咦……?』亞連被自己老實的回答嚇了ㄧ跳,不

禁連忙想找話題矇混過去:『呃……不是啦,我只是有點累了而已……真的啦!我、我沒有在愧疚什麼……

啊!』亞連察覺自己不小心說溜了嘴,急忙的烏上嘴巴,卻已經來不及了……慘了……!亞連心想完蛋了

!怎麼會說出來了呢……?身為驅魔師,是不可以如此軟弱的呀……ㄧ定會被神田嘲笑說我沒用吧……

『哎、哎呀呀呀……反正就是──沒‧什‧麼‧事‧啦!我、我要去睡覺了……晚、晚──咦?』亞連一字

一句的懊惱才說到一半,就被神田突然的抱住,亞連ㄧ時之間有些困惑:『呃……神田?你怎麼了?你也想

睡覺嗎……?』亞連試著拉開彼此的距離,卻被神田施以更強勁的力道,像是在確定亞連的存在般──緊緊

抱住。『喂喂、喂──你是怎麼了嘛!』掙扎了好一會兒,亞連放棄了。這麼決定後索性依偎在神田懷中,

享受這片刻突如其來的溫暖。『亞連……』神田在亞連耳邊輕語。『嗯?』亞連沒有抬頭。『我都知道

的……你的內心世界,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脆弱,還要禁不起折磨。』『咦?』『我曉得那種親手扼殺同伴

的痛苦……我都曉得的,亞連。』『神田......』被明白點出內心的恐懼與不安,亞連的眼框泛起惹人憐愛的

淚光。『但是,你不是為了拯救,才會這麼做的嗎?那些原先被惡魔寄宿的可憐人們,在你辛苦的歷經一場

大戰後,都回歸的純淨靈魂,對你,可是有著千言萬語的感念啊!所以你不要再一個人躲在角落鑽牛角尖

了……你可以哭,可以笑,想怎樣都隨你。在我的面前,你就是亞連,不是什麼要命的驅魔師──所以,釋

放自己吧,亞連。』神田說完後便輕輕捧起懷中人的下巴,深情凝視著眼前已成淚人的亞連。『神田……

我……』亞連想說些什麼來感謝神田的關心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......原先心中激盪,早已被眼前人溫柔的

撫平了,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溫暖的情緒……奇怪……?為什麼面對神田,我就可以如此平靜?只有在他面

前,我才能卸下我假借堅強而偽裝的面具,表現出自己最脆弱的ㄧ面。是啊,他說的一點也沒錯,是自己始

終無法擺脫獵殺同伴的陰霾,所以總是沒辦法坦然的接受他人的關心,便逐漸在心中圍起了ㄧ道冰冷的牆,

關起了充滿愧疚的自己……。『亞連。』ㄧ句簡短的呼喚,讓亞連仰起頭,輕聲的說:『謝謝你……神

田。』神田露出了如棉花糖般的溫暖微笑,將亞連再次擁入懷裡。『不過……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耶……』

亞連靠在神田寬闊的胸膛前不可思議的說著。『嗯?』神田問,把臉埋進了亞連雪白的頭髮,嗅著飄散紫羅

蘭香的髮絲。懷中人似乎猶豫了ㄧ會兒,但還是打定主意開口:『就是那個啊……我一直認為神田你……討

厭我呢……剛到教團時你就對我大發脾氣,把我錯認成惡魔,還不由分說的就拔刀砍過來……!』現在回想

起當時的狀況,亞連還心有餘悸,甚至微微的有些怒意。『哦?我都快忘了呢……那時候是緊急狀況嘛!一

聽到有惡魔混進教團大家嚇得魂都飛了,誰還有閒情逸致去分析你的身分資料呢,真要追究起責任的話嘛還

不都是那個神經兮兮的白痴警衛害的?還有我們偉大的科穆伊室長大人──』神田似乎為也當時的情況有些

怨念,忿忿的點出室長大人的名號。『噗──』看著眼前額角微爆青筋的神田,亞連忍不住笑了出來。『亞

連?』這次換神田困惑了。『哈哈……還說呢……在聽完我的解釋後, 當時的你還不是對我揮刀啦!而

且,你有看過講道理的惡魔嗎?之後呢更誇張,平常相處就夠困難了,出任務嫌我礙手礙腳,問個話就被罵

得狗血淋頭豬血倒頭,甚至我好端端坐在餐廳吃飯都會跟你吵起來,無時無刻不找我碴,老說些讓人氣出白

頭髮的風涼話......喔對我想起來了!你好像還說過我是什麼被詛咒的傢伙來著,沒錯吧?』聽到亞連用像是

氣呼呼的,卻又想笑的口吻陳述往事,神田嘴角浮現微笑,輕聲嘆了口氣似的將亞連抱緊:『現在回想起

來,好像都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呢……』『就是啊……不過,別用這種口吻說話啦!好像我們很操老似

的……況且,我到教團來也不算久啊!』亞連發出抗議,就連幾個小時前,他和神田還在為了上船時先跨左

腳還是右腳而吵得不可開交。對他來說,神田是前輩,是兄長,也是平常吵架的對象……『但是呢神田,你

好像還是救了我很多次……當我遇到麻煩時,你嘴上碎碎唸著罵我沒用,但還是會來插一腳幫忙呢!』亞連

仰起頭,下定決心似的開口:『所以……你、你是真的討厭我嗎?』亞連堅定的望著眼前高大的男子,等他

說出內心的話。『呵呵……傻孩子,我怎麼可能真的討厭你呢?如果我討厭你,就不會在你剛到教團的第一

天就找你碴啦!』神田笑著說。『咦?什麼跟什麼啊…..我怎麼聽不懂?』亞連小巧可愛的臉蛋上,寫滿了

天真的疑惑。神田逗貓似的輕撫亞連膚質細緻的臉頰,緩緩開口:『那ㄧ天,在我聽到警鈴大響時的確是嚇

了ㄧ跳,心想怎麼會有惡魔這麼膽大敢闖進驅魔師的地盤,但當我從監視器內看到你的影像時,心裡的震驚

卻比之前更大……我不敢說自己對分辯惡魔有多專業,但我快要失控的理智卻告訴我,你──,如此可愛的

小孩,絕對不是惡魔!如果是的話……ㄧ定是被惡魔控制心靈的可憐孩子!至所以會向你揮刀,只是想確定

你被同化的等級而已……想不到會真的砍中,對不起啊亞連,你也知道我的刀法一向不容偏差的……』神田

說著半瞇起了眼睛,微笑盯著亞連因為震驚而顯得呆滯的臉。『什、什麼啊……你有認真在道歉嗎?』亞連

嘟起櫻桃色的小嘴,不滿的瞪著神田。但神田還是注意到,懷中人的臉頰似乎比剛才紅了一點點,神田輕

笑:『好嘛好嘛……對不起,O‧K?對‧不‧起~』亞連一時楞住,聽著神田從來不曾說過的單字片語。

『其實打從一開始你的出現,就讓我很頭痛,一個完全攪亂了我原先生活秩序的笨傢伙,就這樣莫名奇妙的

跟我成了夥伴……』神田的語氣聽起來相當平和,但懷中的亞連可是氣呼呼的咕噥:『竟然說我是笨傢伙

呀!』亞連想抬起頭,卻被神田按著後腦杓輕輕的壓了回去。『亞連……我原先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如此的在

意你,你的一舉一動,明明都讓我超火大……但──我們一起出任務的那次,你不顧危險的救了我,而我

──竟然破天荒的保護了你……!ㄧ個老是找自己麻煩的小鬼!我當時就明白了,我──喜歡上你了!亞

連,原來我一直都喜歡你……就因為對你的感情,我才會如此的在意你……亞連。』神田說完,捧起了亞連

的下巴,目光堅定不移的注視著:『亞連,我──是真心喜歡你的!』亞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……因為他,

實在是嚇到了!怎麼會……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